186-2150-4849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办案心得 >内容

将弃婴“调剂”至其他福利院如何定性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05-28 浏览数: 1256

将弃婴“调剂”至其他福利院如何定性 关键看是否侵害儿童的人身权利

案情:

A市B县福利院副院长阳某自筹资金,先后私自从A市的一些县属福利院、光荣院及外省C县福利院“收买”弃婴80余人,“调剂”给因具有涉外收养资格而需要大量弃婴的A市福利院和邻省D市福利院,从中赚取“抚养费”、“赞助费”差价达10万余元(收款时阳某自己购买现金收据开给对方),除去少量的租车费用外,全部据为己有。

分歧意见:

针对阳某的行为,主要存在有以下几种处理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阳某的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理由是,阳某以出卖儿童为目的,在福利院、光荣院之间从事贩卖弃婴的活动,并从中牟利,严重侵害儿童的人身权利,具有主观上的犯罪故意,应以拐卖儿童罪论处。

第二种意见认为阳某的行为构成贪污罪。理由是,阳某在“买卖”弃婴活动中,是利用自己的职务身份,以县福利院的名义进行活动的,所得差价款无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都属于福利院的收入,应入福利院财务账目。但该案中阳某将差价款据为己有,故应以贪污罪论处。

第三种意见认为阳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

其一,阳某未侵犯儿童人身权利及单位财产所有权。首先,阳某的行为没有直接侵害儿童的人身权利。拐卖儿童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儿童的人身权利。从案情分析,阳某在福利院之间从事的弃婴“买卖”行为,是以福利院在办理涉外收养业务时需要弃婴为前提。从客观上讲,这一行为有利于涉外收养行为的成就,保证了涉外收养业务的渠道畅通,对弃婴的成长并无不利。所以不能说阳某的行为侵害了儿童的人身权利。其次,在“买卖”活动中,阳某是自筹资金,进行的是现金交易,从未开给“买方”B县福利院的财务发票。因而,阳某没有动用单位资金,也没有侵犯单位的财产所有权。

其二,阳某买卖儿童的行为应认定为一种中介行为。无论是哪一家福利院的弃婴,都有被收养的可能,只要这种可能变成一种意向并加以实施,收养即刻成立。一方福利院希望自己的弃婴被领养,另一方福利院因正在办理涉外收养业务而需要弃婴,阳某将弃婴从一院转至另一院,实质上是一种介绍收养、成就收养的行为;阳某在介绍收养活动中,并没有欺骗转出弃婴一方的福利院,都是经过其弃婴的监护人即弃婴所在的福利院同意的;将阳某所赚的差价款认定为“介绍费”更具合理性。[page]

其三,阳某行为未产生严重的危害后果。如果从实质上分析阳某的行为,阳某个人与福利院在弃婴介绍收养活动中存在着一种“竞业”关系,其行为有可能间接地损害了福利院的收益,但并未侵犯其财产所有权。阳某虽然利用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身份,但不存在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而且,在这种“买卖”弃婴的过程中,阳某主管、保管、出纳、经手的资金都是自己筹集的,而非福利院的资金,故不存在侵犯国有财产的问题。同时,由于福利院是国有事业单位而非国有企业,故不能将阳某的行为以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论处。而福利院不是非国有事业单位这一性质,决定了阳某的行为也不能以职务侵占罪来论处。

综上,刘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只宜作一般违法行为处理,没收其非法所得,移交主管机关作行政处分。鉴于此案引发出来的涉外收养中存在的问题在其他地方也普遍存在,因而应引起各地有关部门特别是民政部门的高度重视。

网站首页律师介绍业务领域成功案例律师动态律师风采在线咨询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福山路450号新天国际大厦14楼G

咨询热线:
186-2150-4849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